a a a a a a a a a a a 嵩县中新网_新闻天下——读取天下新闻

嵩县中新网

屯昌县食疗

征兵体检

2014年9月,新京报独家刊发《沙漠之殇》图片报道,曝光腾格里沙漠遭工业废水污染。十个月后,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吴双战带队,赴腾格里进行监督性调研。

吴双战,武警部队原司令员(上将警衔),2009年退役。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吴双战回忆,在腾格里调研过程中,为了确保了解到真实情况,他们不仅听地方上的汇报,还派工作人员到村里暗访。他建议,对重大污染事件,应建立巡视制度来加大监督,用像反腐一样的力度来保护环境。

调研组部级领导多

地方不敢打招呼求情

新京报:在腾格里沙漠调研时,你曾反复强调“不摆花架子”。

吴双战:我们去调研,不是走过场,不是做做样子,是贯彻实事求是的思想。我觉得首先要弄清真实情况,此外我们要帮助地方指出问题,促进工作落实。

新京报:地方政府有没有人和调研组打招呼,让你们手下留情?

吴双战:我们是代表全国政协去进行调研的,调研组里部级领导比较多。地方不敢和我们打招呼求情。

新京报:就像你说的,调研组的成员级别普遍很高,比如像你这样的军队退役高官,还有解放军报原社长黄国柱。为何这么安排?

吴双战:全国政协高度重视这次调研。在人员安排上,首先考虑到调研组的成员应该有一定的级别,有威望。如果只去处级干部和对方的省级干部沟通,恐怕不太对应。

其次,调研组成员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背景,要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能够发现问题、提出建议。第三,调研组要找一些懂舆论和新闻的人,比如你提到的解放军报原社长黄国柱,因为这是第一次监督性调研,可以扩大影响力。

调研中不只听汇报

还派人进村暗访

新京报:调研组当时是怎么做的,以保证能获得真实的信息,而不仅是地方汇报上来的情况?

吴双战:除了自己实地考察以外,我们还悄悄派了几个工作人员暗访了46户人家,到人家里去问去看,了解百姓的真实声音。几位同志到了距离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污染企业明盛染化最近的东园镇黑山村、柔新村、新星村等地。

为了确保发现问题的准确性,调研组又在每个村子里找了10户家庭,敲门入户调查了解情况。然后我们把从地方领导处得到的信息和自己走访了解到的情况结合在一起,这样就比较真实了。

此外,我们还临时调整了调研行程,比如去掉相近的调研,增加水处理的调研点。

新京报:当地的整改结果怎样?你满意吗?

吴双战:很满意。当地一些民众反映以前一刮风,都不敢开窗户,味儿刺鼻、很臭,水污染也比较严重,危及生命安全。事情曝光后,很多干部被撤职,相关负责人也被处理了。后来,地方主要领导挂帅、分管领导现场督导、部门负责人驻地蹲守,污染扩散态势得到遏制,初步建立了加强环保的长效机制。

新京报:对调研组提出的尖锐意见,地方官员反应怎样?

吴双战:大家普遍是接受的。考察结束后,我们给内蒙古和阿拉善的两级领导集体讲述了整改成果、我们发现的问题和提出的建议,地方的领导很受触动。

新京报:因为这个事件,地方上很多干部被处分了,他们有情绪吗?

吴双战:当地一些主要领导人和我单独谈了很长时间。有个地方的党委书记说,即使被处分,情绪也不能消沉,“如果我们情绪低落,整个地区的干部情绪都会下来。”

我认为他们认识到了问题,知道被处理是应该的,也绝不能在这个事情上闹情绪,影响地方发展。所以一些领导人对调研组做出了很好的表态,带头继续干工作。

重大污染事件处置

应建巡视制度加大监督

新京报:你刚才说这是第一次监督性调研,监督性调研和普通调研有什么区别?

吴双战:与一般调研不同,监督性调研是去地方“挑问题、找难堪”。首先我们去调研的是“负面”的事情。其次,调研组要不怕得罪人,要敢挑毛病、敢指出问题、敢批评。其实全国政协实施监督性调研的优势是我们站在公正的立场上,公立地看待问题,因为我们不是来自中央或者省级政府部门。

新京报:会不会对腾格里沙漠“回头看”?

吴双战:很有可能进行回头看,眼下正在探索这个制度。

新京报:如今看,你认为腾格里出现污染的原因是什么?

吴双战:首先,对污染重视不够。观念滞后,而观念决定行为。此外,腾格里沙漠附近是贫困地区,当地百姓有句话让我记忆深刻:“我们宁可被熏死,也不想饿死。”

还有就是监管乏力,不能及时发现和处理问题。

新京报:如何避免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再次出现?

吴双战:首先,对于环保的教育要加强,提高地方领导的意识。这是一个重要的前提,很多贫困地区此前的教育没有跟上。其次,我国有相关的法律,但是目前看环保执法不严,处罚不到位。

我认为,要在立法和监督上加大力度。在反腐方面,对于干部贪污受贿,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然而,在环保监督上,力度和人员组织还不够到位。

我们在调研后提出,希望对重大污染事件建立巡视制度来加大监督,用像反腐一样的力度来保护环境,甚至可以借鉴一些反腐的措施,比如监察督导和“回头看”。

农村污染现象严重

有乡镇19年未出合格兵

新京报:你去年还曾调研过农村污染,发现了哪些问题?

吴双战:垃圾围村、污水横流、农产品质量不佳、重金属超标等现象成为社会热点问题,甚至成为诱发群体性事件的重要因素。目前农村污染仍有加重的趋势,一些群众自嘲说“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屋里现代化,屋外脏乱差”。

新京报:有让你印象深刻的细节吗?

吴双战:调研中发现,垃圾埋到地下污染水源、堆在地上污染空气,产生致癌物二噁英,有的地区因此癌症高发。据了解,南方某省份的一个乡镇因污染,已经有19年没有选出一个体检合格的士兵。

再比如,种植业污染加剧,化肥、农药有效利用率低,使用量是国外平均水平的2倍。工矿企业“三废”和农业投入品污染土壤,耕地质量下降,一些地方重金属污染严重。

新京报:法律在农村环保方面没有相关规定吗?

吴双战:从调研来看,县级环保部门工作力量十分薄弱,绝大多数乡镇没有专门的环保工作机构,缺乏必要的设备,很难进行有效管理。目前,针对农业资源和生态环境保护,国家层面还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同时,我国现行环保法规制度与农村环保工作实际不相适应,农村环保治污中很多标准不健全。

新京报:你认为可以从哪几个方面解决这些问题?

吴双战:在调研报告中,我们提了几点建议,包括适时出台农村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文件,加快土壤污染防治立法等。

新闻内存

新京报曝光腾格里沙漠遭工业污染

2014年9月6日,《新京报》首席记者陈杰刊发题为《沙漠之殇》的目击报道,曝光内蒙古阿拉善腾格里工业园区内一些企业将工业废水排入沙漠,导致腾格里沙漠被污染。

此后,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先后三次对该地区环境污染问题作出重要批示。国务院专门成立督察组,敦促腾格里工业园区进行大规模整改。内蒙古自治区环保厅、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腾格里经济开发区共24名相关责任人先后被问责。

2015年8月,中国绿发会就该事件向宁夏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未获受理。今年1月28日,最高法做出终审裁定,要求中卫市中院立案受理该案。

新京报记者李丹丹

屯昌县食疗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